张臣

“爱卿”
请素读
做人不语,政治不谈
现为悦人

角戏与白•注定

我在纸上画了一个圆
这似乎注定了我要在旁边再画一个勾
就在瞬间后的未来
是画呢,还是不画呢?
现在,未来的选择权在我
画,像是注定的
不画,是不是也被注定了呢?
啊,如果我画个叉会怎么样呢?
也是注定了的吗?
可那又是不是注定了我得这么思考一番呢?
看来我得写下来好好想想
我把我的思考历程写下来
这似乎也是注定的
因为我有这样记录问题的习惯
可是——!
注定来注定去
难道未来一切不应该是随机自由的吗?
又为什么会有注定呢?
这可真是个怪圈
算了,算了
我还是在旁边画上一个勾吧。
——《角戏与白•注定》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