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臣

“爱卿”
请素读
做人不语,政治不谈
现为悦人

去死吧,像活着一样!

   我的命运迎来了终结。
 我没有死。
    但我已不是自己。——序
                                        (一)
        恍惚之间,世界把我排除在外。我带着坠下深渊的失落与落差,带着飘零在风中的孤独,带着溶在水中的寂寞……向着另外的世界走去,一脸的彷徨无助。
  空气泛着冷意,带着淡漠的霉味——这是一个黑无的空间。
  生命从我身上渗出,无可挽回地被冷意吞噬。
  我向着漆黑的远方而去。
        不知走了多久,也许是一瞬,也许……是永恒。
       
         时间没有了时间。

        好孤独。——无可抑制地害怕,寂寞,却又被无尽的黑暗所吸引。“逃走,逃走……再也不要面对那个世界”这是我心中唯一的念想。
        我是谁?我要去哪?我为什么要逃走?——这些我都不知道,我甚至都没有发问的欲望。
        也许,我是绝望的吧。
                                       (二)
         细细密密的声音自静籁中响起,我欣喜若狂!
  “你是谁?”我喊道。空间随之震动不已。
  仿佛应答我般,莫名的声音骤然间变大,竟如同一支军队般以包围之势向我逼来!
  “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一定是,一定是!邪恶的,阴冷的……”我突然间慌乱无比,恐惧顷刻间席卷全身,仿佛来者是我命中的克星。
  我魂飞魄散,惊慌失措——原来我这般胆小。
  我向漆黑的深处奔去,可它就是从那里而来!
  “啊!——‘’我尖叫,道道刀剑般的波峰涌起,向黑暗刺去!
        蓦地,另一种更为冰凉的寒意自尾椎起直透大脑。
“不!我看不到我的身子,什么脸,手,尾椎,全是我凭感性思维的臆想!我不信!用“手”拼命地糊身子,但我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干不了,没了,全没了,我……我消失了啊!我只剩下一道意识了啊!
天呐!我不要!!”
  声音持续逼来,演变为桀桀的怪笑!
  再大的恐惧也冲不散我现在混乱的情绪。
  它逼近了我,魔音灌脑。
        快崩溃了啊!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到了好像有一只细弱冰凉的小手贴着我的“身子”一寸一寸地,自下而上地触摸着我的意识——这是那声音的主人。
         我的全部,在他面前一览无余,冰凉的触手划过,那种不寒而栗,是一种灵魂的悸动。
         我被他制住,在怔然中灵魂本能地随着触手的轻抚挑弄而翕颤,抑不住地轻吟。
       
         恐慌打破了怔然。

  我不顾一切地挣扎,慌不择路,却又无路可逃。
  回头,对!我还可以回头。
  我蓦地转身,却看见一大片光斑悬浮在我的身后。
                                     (三)
        周围的世界骤然寂静到死寂。
        从来没有过任何东西,就是一片黑。
       
        陌生的。

        我从外面的世界来,本是逃避而来。但我忍不住向着光斑望去,为什么?
        我想起了外面的世界有温度,筷子尖上的余温;有声音,旁边有人酣睡的呼噜;有色彩,圆珠笔道的颜色;有故事,荒诞不经的笑话……所有细细的小记忆一层一层的盖了过来,把我那空落落的意识撑起来个人形,把它填了个满满当当。我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莫名地有点想哭。
  
         时间没有了时间,我却突然间明白了人间百味。
       
       我离开太久了。“我要回去……”我喃喃道。
光斑跟隔着毛玻璃似的,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但偏偏外面那个世界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生动,那么的感动得人想哭——我是个重度近视。我突然想到。
        如果我是灵魂,那这一大片光斑,就该是我的眼睛啊。

        我说呢。

  我站在眼睛的后面,看着这个世界。
                                     (四)
        我急不可耐又小心翼翼地把意识贴在光斑上。
        我得回去,回去,管他当初逃避的是什么玩意。
        可强有力的排斥骤然间袭来,把我弹回了漆黑的世界!

         我还回不去我的身子了?!

         我不断地尝试着,想冲破这层束缚!一次又一次,我可要回家啊!
          ……
          ……
          可全都是徒劳,我渐渐消停下来,倚着光斑蹲成一团,仍不死心地戳着它。
         有点落寞啊。
         我看着我现在白色的身子——由细密回忆构成的纯白色身体,好像是石膏雕成的,但又闪着莹润的光泽。我又四下看去,入眼都是一片黑。
  最后我凝望着那一大片金色光斑,出了神。 
  那个美好的世界不接受我。
        我突然很怀念那个怪笑。
                                       (五)
    噫,虽然很模糊,但我认出来外面是个有窗子的房间。
  能不能看见天啊?记忆里天好像是有不同颜色的。可惜,我只看到了旧纸一般的黄色——整个“光斑世界”都是那种颜色,好像泛黄褪色的老照片,而且带着浓重的违和感。
       
        我好像还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音。

        因为我看到了一把椅子无声的倒下。(等我适应后,视野稍微清晰了点)
        突然觉得光斑的视角急速地下移,我吓了一跳。接着我看到了一片瓷白色的东西,周围有横纵的黑缝向远处延伸。啧,是地砖。
坏了,这应该是我摔倒了吧。等等?!
  视角贴着地面移动,“我”在地面上艰难扭曲地爬行。
        天呐!这根本就不是我,我可还在这呢!
        我拼命挣扎起来,踢腿,挥手,冲撞,张牙舞爪,就为了试图掌控我的身体!
        桀桀的怪笑开始在我周围萦绕,带着幽森的气息嘲笑我。
        不!不——不!我更加疯狂“该死的,你这东西怎么还在!”
    
       “桀桀桀……”他就只会笑!!

        我还看到“我”身边散落着很多纸,视角老在乱晃。
  一个乱晃使我看到了一只手,掌骨突出,枯瘦的皮搭在上面,和破布搭在干柴火上差不多,周围还有像虫子一样趴着的青筋。所有手指的第一骨节弯曲着,然后其余骨节如同抽了筋般撑直了。这手拄着地,一撑一撑的向前艰难地挪动。
  我一阵作呕,被自己的身体给恶心到。
  一个晃眼间,我发现了一些不对。
      
        手,没有影子。怎么看都没有。

  桀桀的怪笑越来越大,好似猖狂的反派,这怪笑在声音到达一个肆无忌惮的极致后,突然如同被掐了脖子一般不再出声。
  世界静了下来,那是因为我拼了命地向光斑撞去!
肯定是它控制了我的身子,它就是我的影子!
这个本该被踩在脚底下的奴隶,卑鄙地背叛了它的主人,它窃据了我的身体!
  因为是影子,所以它肢体扭曲,发不出正常的声音;所以它根本不可能奈何得了我!
   我对他充满了鄙弃与蔑视,可我也动不了他。
   
      怎么办?

      我仍被弹出去老远,只好愤愤然地叫嚣,让他出来!——他只是一直在笑,他越笑我越气。
     
       你会不会说话啊?!

       啊,我突然发现我不怕他了。
                                   (六)
        这时候,有俩人进来了把那肉壳抬起来。
        它——那肉壳,不断刺耳难听地尖叫着。尖利的声音划破了静籁,轰然间,嘈杂的声音涌了进来,习惯安静的我被这声音的洪流冲得发懵,一时反应不过来。
可还来不及高兴,那个刺耳又聒噪的怪笑又来了,还跟外面的尖叫混在一起,天呐!我不得不尽全力不去理它,透过光斑看到“我”四肢挥舞、动作扭曲地挣扎着。
  “我”被人硬套上厚重笨拙的拘束衣,又被很多皮质的带子紧紧的捆上——合着我还是个高危物品。
  
         这是一家精神病院。
  
         突然,它竟说话了,这让我如临大敌。
  “镜——子!……照!!”它声嘶力竭。
两个人开始议论,“他说什么?”“没听清,什么?镜……呃,是在要什么东西吧”“镜子?”“差不多像是,给他吗?”“问问再说,这事咱们也拿不了主意”
         ……
         他要什么镜子啊,难道?!
         两个人走了。半响,有人拿了个小圆镜子给它,直到看着它穿着拘束衣的双手费劲地把镜子拿好后,又盯了好一会才走。
他老实呆着,我背倚着光斑默然思索,心如乱麻。
  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我和它。
有别于其他地方的老照片色,镜子里“我”的影像是那么的清楚,相较下色彩丰富得使我几乎感到鲜艳明媚。
——可显然,那张脸并非如此,他简直近乎狰狞。
我盯着那面镜子里的“我”,非常陌生,如同在看别人的脸。
        那镜子里肯定是——它。
        两个眼角向太阳穴吊着,眼皮外翻着,瞳孔缩得很小而且紧紧地盯着我,仿佛能射出淬毒的钢针。
从他眼底深处,我看到了一个微末的亮点——这估计是我。
         他在笑,笑得很脏,很恐怖——整个脸颊都慢慢裂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一张冒着腥气的血盆大口还扯着诡异的弧度在笑。
        我们终于见面了,力量悬殊。我心中升起难以言表的宿命感。

=============================================
一时半会儿写不了介绍上的几本书,所以先放个短篇连载,也属于神经病段子吧。⊙▽⊙

排版好烦。

PS.文名来自猫腻大大《择天记》里某一章章节名,甚喜,窃之。(我这种小人物要不到大神的授权啊什么的,向猫腻致敬,绝对只用了一个章节名,保证只是自娱自乐『惶恐』)
七至十:http://zhangchen871.lofter.com/post/1eff89cd_10b37561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