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臣

“爱卿”
请素读
做人不语,政治不谈
现为悦人

去死吧,像活着一样!

一至六:http://zhangchen871.lofter.com/post/1eff89cd_10b37543
                                 (七)
  它阴恻恻地说道:“你为什么不想去死,真是让人费解。”
  我一惊。
  “你只是个影子!你根本不可能把我怎么样!”我大喊大叫。
  “影子?彼此彼此。我是你的影子,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影子?”
  “不可能!我才是原主!你连身体都控制不好!你个下贱的玩意!你放逐了我!”
  “哟,开了窍了,会骂人了。当年傻不愣登地被骂的时候你觉不出来难受吧。”
  “什么当年?!”
  “呵,你是照傻不误,一个连记忆都没有的玩意不配说我。”
        记忆,我的记忆呢?!我……我就记得在这里飘,知道自己是外面的人,我还听得懂话,看得懂东西……我碎碎念地数着。
       
        但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我的影子变成怪物取代了我,而我成为了这个怪物的影子?不啊,我还在它眼底深处,这片光斑就是我的眼睛啊,我在眼睛后面呢!我还不是它的影子。不对,记忆在哪呢?又是什么啊!
        全都混成一团了。
       “啊!!”我痛苦地尖叫着,仿佛整个身子都要被这骤然而来的思绪震裂了。
      “你没有记忆,也不能往那边去想。”
      它已经会说话了,它越来越像人了,可我却逐渐往崩溃的边缘划去。
       他就要真的取缔我了!
  “这就是你原来的希望啊,逃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里去”它又怪笑起来,桀桀的令人生厌,“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好的,死吧。”
    它想杀我!它能杀我!
  “你想死的。”
    “ 我不想死!我是原主,这个身体属于我!”周围世界的空气疯狂撕扯着我的灵魂,我怒吼着,掀起层层波涛来抵抗。
  “没用的,没用的……”它发出的声音不断地回荡。
  我像炮弹一样撞向光斑,这道光斑成为我最要命的关卡!
       它的阴笑一直回响,剧烈的撕扯感让我很难维持着自己的意识,但我死命地向光斑发起冲锋!!
  我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决绝无比。燃烧了自己的灵魂,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天际。
  周围的世界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浪涛,如同暴怒的岩浆!
       在我的速度达到极尽的时候,我的意识就要崩散,我终于,撞破了光斑!
      “嘎!——”他古怪地大叫一声,整个空间的黑色都疯狂地向远处一点涌去,仿佛旋转黑洞一般吞噬了一切的幽邃。
       沉寂的深渊掀起了层层的怒涛,黑色划过后,整个空间是半透明的介质组成,悬浮着密密麻麻的信息片段,如同缀满壁画的教堂穹顶。那个黑洞不断地鼓胀又复压缩,最后凝聚成一个黑色的人影——携带着全天下所有的恶意。
       “这才是真正的见面,”他邪笑道,“刚才你可一直在我肚子里啊!”
        我遏制不住地想象出一个黑色巨人的腹部闪烁着一个小白点的画面。
        我摇摇头,飞身到那穹顶上摘取记忆——可我根本碰不到!
        靠!我气急败坏,“你这混账,给我记忆!”“哈哈哈”他无尽嘲讽,“那就给你记忆,看看你还能不能活成白的。”
  他一挥手,无数的画面与信息就朝我涌来,我终于找到了我的记忆。
  迎接我的却是彻骨的寒意。
                             (八)
        我从孤儿院长大。
  无父无母,无依无靠。我从来都分不出来人话的真假,比如A对B戏谑地说:你傻啊,我也会对B说:我也觉得你很傻。
        我是真不知道,所以我的世界永远充满了真诚与美好。
       可我人缘不好,从来没有人愿意跟我在一起玩,他们平时用一种很特殊的眼神看我。不过我还是有一个好朋友的。
        有一次我被一群大孩子欺负,问他们为什么打我,他们说:因为我们打你很开心。我信了,就说那你们多打我几下吧,你们开心我也开心。
        他们愣住了,我重复了好几遍,他们相互望望,脸上浮现出很奇怪的笑——嘿嘿,便又开始打我。边打边笑边说:我们只是在一起玩。
       
        我信了。

  那时候,我那位好朋友站在一旁笑着。
  那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过得很开心,终于有人与我一起玩了。
        对了,就是他告诉我,我身上有这个毛病,他还非常好心的告诉我该怎么做才会有好人缘,那天他还站在一边教我呢。
        这不从此以后,我的人缘变得非常好,每一天都有很多人陪我玩,每一天我都很开心。
        不过很可惜,长大后我俩没怎么联系过,但他永远都是我最信赖的人。
        后来不知怎么的,可能是春天到了吧,我的世界出现了一丝变化。
       
        我喜欢上了一位姑娘。

  她一见面就对我说:“我听说过你的天赋,真是太厉害了,这么活着一定很开心吧!”清脆的声音让我爱上了她。
  如果说他是我的世界里最稳定的光,那么她是我生命里最温暖的色调。
        我把我够得到的一切美好都给她,她也全都笑纳。这让我感到她心里有我,我很开心这样做。
        我那时候总想着我这人真是福大,要是这么一辈子下去该有多好。
        直到……那一天。
        我们那天已经吵了很久了,她外面有人了,这我总是分得清的,我们从白天吵到了晚上。
        她撒泼地冲我喊道:“我终于可以离开你这个残废了!我讨好你,你什么都给不了我,我讨好别人,人家能给得了我更多!你不是什么都相信是真的吗!今天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所看到的,听到的,全都是假的,假的!!”
  我情绪骤然失控,颠三倒四地什么都不知道——抡起礼物盒子向她砸去。里面是一个铁艺的八音盒,再里面还有一枚戒面小的可怜的钻戒,那天本来我是要向她求婚的。
        她倒在地上,死了。
        哈,真是人生的深刻嘲讽。
  伴着这嘲讽,它来了。
  它在我脑海中桀桀怪笑,不停地叫道:“都是假的!假的!”
  我疯了似的向我认识的每一个人求证。
  老是克扣我工资的老板,它说:我的业绩是全店最好的,他根本只是刻意找茬,好节省开支。
  总让我代他签字的同事,它说:他在作假账,只要我签字责任全在我,老板那钱就是这么没的。
  平时勾肩搭背的兄弟,它说:他们总是拿我打赌,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可供取笑的玩物。
        曾经一块长大的玩伴,它说:他们当年只是拿我取乐,他们认为我就是个傻子,根本不配和他们站在一起。
        ……
  还有,他。
  接通电话的时候,他说:“哪位?”我说:“是我。”          “他连备注都没备注,而你却能脱口而出他的电话!”它叫道。
  “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说出了我的名字。
  “呃……是你啊,过得好吗?”
我向他说了一切,说我杀了她,说我身旁有它,说我在求证的一切。
        他会信我的吧,我是那么的信任他,不,不只是信任,简直是信仰。
  他沉默不语。
  然后我问他,当年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啊,你后来不是过得很开心吗。”
  “假的,那是假的!当年你被打时他就在袖手旁观,把你往火坑里推。你以为他是最可信赖的人,但他一直在骗你,他根本就没有关心过你!”它大吵大闹。
  “闭嘴!!”我吼道。
  他听不到它,以为我在向他吼。
  “你根本就不懂!我现在过得一点也不好!所有的都是假的,你们都在骗我!你知道吗,那种整个世界都坍塌了的感觉。为什么你们能若无其事地做出这种事!”
  我真的是承受不住了,天旋地转,桀桀的怪笑把我拉入了深渊。
        “你疯了吧!”他说。
        我确实疯了。
   回忆缓缓退散,我带着永恒的悲怆向下坠去,坠往一个空洞的世界。
  原来,这是一个死循环。
  我会很孤独地呆在那里,受到它的惊吓后,开始意识到外面的世界,厌恶自己的身体,与它作斗争,知道了一切,又落寞地坠了下去。
  我突然觉得我很可悲。
        为什么啊,人们怎么能若无其事地干出那种事;为什么又是我来承担这种可笑可悲的命运啊,又为什么明明那个世界如此的丑恶我却止不住地一次又一次地向往啊。
         真是太讽刺了。

        无数的念头一闪而过,组成了我对这个世界的陌生与排斥。
        你说,人的那么一点纯善,怎么就非得受这么大的考验?
         走吧,走吧,堕落也是一种可以干吃的温暖。
                                (九)
        我白色的身体被黑水所浸染,他桀桀地笑着,扼住我的喉咙,要把我吞噬掉。
        “他能杀了我。死定了。没关系。”我跳跃性的思维闪烁。
         我已然绝望,看着白色被黑色所吞噬,但我还想回头,看看那个世界。
       
        真是犯贱。

        可我……遏制不了对那个世界的喜爱与向往。
  透过光斑看去,一切都是褪了色的。但我知道那个世界有色彩,就像天空的蓝,云彩的白。我听不到声音,感不到冷暖,但我知道它们都在,作为那个世界里美好的存在。
  我看到了那面镜子,透过它的眼底,那有一个光点在缓缓地熄灭。
  那是我吗?是我。
  久违的被注视感回来了,提醒着我,我还存在。
  “不要因为黑暗就去怨恨光明;不要因为别人的过失,就去怨恨自己的不足;更不要因为这个世界对你的恶意便去否认整个世界。就算美好的下面是不堪的内里,但不堪之中又何尝没有那一抹的光彩?世界是相对的,所以多把你的眼睛投向光明吧。
  你生来便只能看到光明,这,实在是一种天赐的礼物。”
  这是谁的话?……对了,是我的一位小学老师,她把和一群大孩子玩的我拽走了,轻轻地抚摸着我脸上的淤青,有一点疼,但她的手很暖。
  她说了这些话,让我永远记住,她还说她也是不一样的怪人,她最擅长垃圾里面找宝贝,所以她知道我是美的。
  对不起,我忘了。
  但我又想起来了。
  黑暗中的毫光骤然间光芒四射。我无所畏惧。
  它疯了似的尖叫着,发狂的撕扯着我的灵魂。我怒吼着,层层的巨浪涌起,予以它我竭尽全力的反抗!
        “就算你有黑暗中与我对等的地位!就算你能够把我完全的毁灭!你也永远没有让我正视的资格!!你只是我的影子!离了我的相信你根本就不存在!你只是我的臆想,我不相信你!我说你不存在你就不存在!!”我吼道。
        所有的记忆片段骤然间熊熊燃烧,发出耀眼的白光,白色的力量顷刻间壮大,带着光、带着热,与阴冷幽暗的黑色轰击在一起!
        黑色与白色的巨浪交相挤压,混杂,吞噬。就不服输,决不投降!人性的善良与邪恶彼此争战,结局昭然若揭——是灰色。
        可并没有!在一切都混杂成一片灰色的混沌时,于毫末之间,一道亮光骤然闪起!顷刻间,光芒大作!
那是——银色!黑色与白色驳杂,成为灰色,顷刻间又成为银色,旋即汇聚成我的身子,我望着我银光闪闪的身子,恍然大悟。
         这世上不是黑的就是白的,大多数人黑白兼有,成为灰的,只有极少数人,像我,是那些银色的家伙。
银色是灰色的极尽升华。
                                  (十)
        突然间世界一片安宁。
  我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房间,感受到了拘束衣对我的束缚。
  我回到了这个世界,真切无比地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人,有声音,有色彩,有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故事……是很美好的世界。
  巨大的喜悦汹涌而来,顺着我的眼睛冲了出去,我喜极而泣。
  它,好似没有存在过。
  我的意识涣散了,飞一般地消逝,但我感到无比的知足。
  世界是公平的,就算以恶意对待一个人,恶意之中也有着那么几分善意,这几分善意只会在这个人心中分量更重,重到足以支持他走完一生。
  希望每个人都能发现这份善意。  
  我艰难把头扭向窗子,今天天气不错,天很蓝,云很白。
  ——“你为什么不想去死,真是让人费解。”
  ——“我一点也不想死,我特别的想活着,也特别特别地喜欢活着。”
  这是最后的对话。
        不过,真得说再见了,我们同归于尽了,所以再见了他,她,她,它。
        还有我。
  再见了,世界。
  对了,
  感谢那枚镜子。

                          另——医生随笔:

        这是位精神分裂外加语言认知功能部分障碍患者。
        他生在偏僻小城,因当地人缺乏认知,一直没能得到监管治疗,后情绪失控杀人,因精神病被判无罪,到我院接受治疗。
        入院后,一直痴傻呆愣,行动不协调,口发怪声,有暴力倾向。
        一日,突然索要镜子,后莫名死亡。
        当日监控画面显示,他仅仅是拿着镜子一直在看,后突然神志清醒,泪流满面,并扭头望窗,随后去世。
        很遗憾,我们至今不知他因何突然痊愈,又突然死亡。

[END]

=============================================

我亲爱的读者,当你点开这篇文的瞬间,你的时间便独属于我。

当你看到我十多天的心血,七千多个一点点写出的字时,我们的世界是相连通的,我衷心地感谢你😊

我是一个作者。

我不是不会写傻白甜的卖萌文,但我更想写写我自己原创的东西。

在随着大流儿,求赞无效卖萌无果之后,我选择重新编辑我的文章,删去了原来的卖萌,写下了这段文字——这是真的我。诚如你之所见,诚如我写的神经病段子,我是个挺奇怪的人。

我不卖萌了,以后也不卖了(要是以后说话自带什么萌点,那就是自身属性了,嘻。)

我来lofter,是因为这里版权保护得很好的样子啊,不过这里不适合原创文手的生长,它更适合圈地自萌找同党。

不过来都来了,lofter我会常驻下去的,以后学业渐忙,不过我会真心待我手里的文的。不知你信不信,反正我坚信每一篇小说都是一个世界,我爱它们。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行啦,唠叨太多了,你马上就要点下回退键,你就要走了。

那么,再见咯。(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