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臣

“爱卿”
请素读
做人不语,政治不谈
现为悦人

回复

唔,文字嘛,从一开始被创造不就是为了流传嘛?
写下来的故事注定是要留下去的,而且作者不会动笔写他们的嗯……什么呢……纯自嗨式YY?

但写作为了谁,这又是另一码事了。

我写的东西别人不喜欢,没事儿,反正又不是给你写的,我写书就给自己看——E大您是不是把这个问题与文字交流混淆了呢?

有人码字就为了赚钱,有人却为了学术创作,也有人不被认可但一直写下去因为他喜欢自己的文字,三者不同之处在于悦人还是悦己。
在我看来,我写东西是为了自己,是给自己看的——这句话其实就是“悦己”。
不存在什么交流与不交流的问题。
而且困于斗室的勇者也不是没有啊(笑) ——《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

交流是必然的吧,反正我认可交流,要不然我不会写这些话。

至于心中的想法嘛,嘻。
我没那么崇高,不像文人一定要向世界宣告什么、审批什么。
我可能会留在心里慢慢欣赏,审时度势的发一些出去,但更多的还是给文人们吧!

我的心思就让它随我而去吧,在我有限的精神范围内我享受到了最大的快乐;
而【别人】这种东西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为什么要管呢?
我自我选择了我所喜的、促我成长的见解与知识,我承担了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留下了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我受这个世界的影响而产生的思维。

那就没有什么不满的了。

至于“文字交流”
DEAR,你听没听说过有一种东西荼毒文坛千年,叫“文人相轻”啊!
呵呵。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写的最好,要想那些可爱的文人们真心实意的交流,那可真是太难了。
所以我不是个文人。
我支持交流,但我所希望的是平等友好进步的思维碰撞。
而不是相互恶意的指摘,更不是什么打着“萌新求借鉴”幌子,赤裸裸的抄袭!
对于以上两者,我真的是
〈凭心而屁之!〉

你一个苹果,我一个苹果,彼此互换,我们都还只有一个苹果。
你一种思维,我一种思维,彼此互换,我们能有三种思维,甚至于更多!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交流,确然在促进人类的进步。

不过,交流推动进步的原因在于——淘汰。
『我们交流过后有了第三种更好的方法,所以前两种被我们给淘汰掉了』

这才有的进步。

好啦,这就是我想说的。
冒昧问一下,高中数学解题有没有套路?
逻辑性应该很强吧——这就没事。要是非常跳跃,所需脑洞逆天——那就完了,我脑洞都点在写小说上了,嘻。
学长,新高一请多指教!
@E 氕氘氚

P都不P直接PO原图,这就是文手的草稿与成稿的区别!完全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瞎)٩(๑❛ᴗ❛๑)۶

角戏与白•作者的爱恋

我不太喜欢给人物打上鲜明的性格特点
人都是复杂,矛盾,纠结,相悖的
也许人对外表面出一定的特点
于是就有了[傲娇][呆萌][逗逼]
…………
所以我笔下的配角可能性格突出
但我的主角们必然是混沌的

他们都是从水蒙蒙的白雾里浮现出的虚影
在黑色世界里,彩色的身影
我看到了他们
我靠近了他们
我打量他的容颜
我牵起了他的手
我携着他一步一步走出了混沌
来到世间
Welcome to my world.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Thank you for bringing the story of yours.
(感谢你带来了你的故事)
悲的,喜的,残的,满的
这是他的步履
这是他们划过的生命之轨
这是他们的故事
『ˉ人说,他们的性格是那么的相似』
『ˉ因为,他们都是我笔下的主角啊(笑)』
他们最初都是一个个
我的分身
我的影子
他们都是我心中[自我]的映射
一样的我经历着不同的故事
掺杂上不同的人格
最后又画上不同的句点
这多美。
我爱我
我爱他们
这不作假
他们是我心中的至高神。
——哪怕在他们一个一个走出我心后,那里只剩下一个阴霾的、我的影子。
《角戏与白》

角戏与白•注定

我在纸上画了一个圆
这似乎注定了我要在旁边再画一个勾
就在瞬间后的未来
是画呢,还是不画呢?
现在,未来的选择权在我
画,像是注定的
不画,是不是也被注定了呢?
啊,如果我画个叉会怎么样呢?
也是注定了的吗?
可那又是不是注定了我得这么思考一番呢?
看来我得写下来好好想想
我把我的思考历程写下来
这似乎也是注定的
因为我有这样记录问题的习惯
可是——!
注定来注定去
难道未来一切不应该是随机自由的吗?
又为什么会有注定呢?
这可真是个怪圈
算了,算了
我还是在旁边画上一个勾吧。
——《角戏与白•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