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臣

“爱卿”
请素读
做人不语,政治不谈
现为悦人

找东西的人•正剧②(又名《叶旬倒霉日记》)

大中午的。
叶旬狂风卷落叶似的奔进了教室,唰地停在了他邻座的面前,抓起那人的手,目光真诚,目的明确。
可谓是执手相看泪眼,竟却道:“妥妥哥,借我复印下数学卷子呗。”
那邻座大人吴馁同学【注⑴】,把手和脸子同时一甩,道:“你叫我啥?”
“吴大哥。”
呵呵,从善如流啊。
“叶找找,你这回连丟哪儿了都不知道了?”
“甭提了,被风刮垃圾堆里去了。告你说,那风贼他妈阴……”叶旬一脸往事不堪回首。
话说叶旬今儿中午骑着车子就奔学校去了,大太阳照的马路都是一片白晃晃的反光。他出来的早,路上没几个和他同样校服的。
叶旬骑车子带风,车筐里用钥匙压着的几张白纸哗啦啦直响,将飞欲飞的。
这一路好好儿的。
就在他闯入一片树荫之时,平地骤起一阵阴风,呼呀呀的飞沙走石,积在路边的土,小石头子儿,破纸袋子,送殡撒的白纸钱都打成了旋,活像个小龙卷。
他那车筐里的几篇儿纸本就飞飞着,这一下子可是“好风凭借力,助我上青天”——一张卷子挣脱了钥匙串的压迫,就那么给飞了……
叶旬赶紧用手一捂,把车筐里剩下的那张给搂好了,胡乱折上,麻利儿的支上车子,跳着伸长了手才够那天上的卷子。
这风实在是妖邪,平地乍起不说,还是在这种风斗烫人的大好晴天——这风当然是烫的。就这大太阳,碰瓷的都不敢往地上躺,您还能指望这风能有多凉快啊!
老天爷在作妖,其实这天气已经很不正常了,要往年六月初能热到哪儿去。
卷子飞啊飞啊飞,叶旬追啊追啊追。
看着那纸蝴蝶飞得低了,叶旬赶紧两步快跑,纵身一扑——手没扑着,但脚踩了个纸边。
心下窃喜,弯腰伸手去捡,那纸仍不死心,借着风像濒死的鱼一样扑哒,刚要够到纸边,结果那小贱人又死皮赖脸的贴在地上,不好抠。
呵,还较上劲了。
微一撤劲儿,蹲下身来,唾手可得。
就在此等关头,那阴风又是一阵突袭,卷子风骚地和风儿缠绵,在蓝天中曳舞,在白云中荡漾,打几个旋儿,一头扎进了垃圾车里——流脏汁冒臭气的那种。
完美重现了何谓“儿童疾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那薄情的婊子徒留蹲着地上的叶旬,双眼发直,心里发苦,感叹此生实在是——有缘!无份呐!命里注定了花叶不相见啊![哀乐声起]
咳咳咳,浮夸苦情烂剧的那位,你走错片场了,我们这儿没有那么多经费供你烧剧本。
好吧,其实叶旬只是怔住了。
他望着风中的卷子,想起自己一个人的晚上,带着青葱的羞耻与快感。
叶旬狠狠摇摇头,意识到自己又受到记忆折磨,但驱除无果——思维在这个时候完全不受自我控制。
他皱起眉,站起身,忍着脑中纷乱一团向臭垃圾箱走去。
脑中的画面飞快的闪动。
衣架……阳台……球鞋……篮球……玻璃飞溅……在流血……恐怖的伤口……白色……翻飞的白纸钱……
……
……
乱作一团。
“哈~哈~”叶旬忍不住轻喘,结果吸进了一口臭气。
“啊—嗯嗯~”到底还是嗯咛声打断了思绪。
解放了。
!!!卷子!
叶旬登时回过神来,踮脚捂鼻往里一探脑袋,只见卷子躺在一堆汤汤水水上,铺面卷子的清秀黑色字迹一点一点地被不明黄色液体所亵渎。
呕……叶旬真是被恶心到了。
没法要了啊这卷子。
一阵烦躁直冲心头,旋即又被叶旬强压下来,时时刻刻控制情绪,都快成了一种叶旬的本能——被那点鬼记忆折腾的。
“唉……怎么办啊这家伙……都特么是破事”
无奈的叶旬跨上车子,心里寻思到,“下午有课,这卷子肯定急要,没法儿,只能复印下吴馁的了,那小子还得磨半天,到校,撂车子,到了班上拿卷子再出来,还得找打印店复印去,奶奶的时间太紧了!”
叶旬一看表,14:14!好嘛,赶紧猛蹬,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往学校赶呐,骑得比电车还快。
流一身汗,还得往教室三步两跳地跑。
冲进教室,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我那卷子就这么丢了,真就这么回事!赶紧的,拿卷子来,我着急啊我!”
“得得得,给你给你。”吴馁慢吞吞地从书包里翻腾,看的叶旬跳脚“快快快,待会不让出了。”
“急什么,十来分钟呢。”
吴馁是故意慢的。
按理说,认谁看着叶旬这张脸都不好拒绝,尤其是在他真心求你帮他的时候。
但是!这个叶找找实在是太能丢东西了!
你借给他的东西都有可能丢掉!
所有人对他的印象都是这人怎么总是在找东西啊!
一而再、再而三的任谁都会烦吧。
虽然叶旬会用别的方式来还人情,不是用钱,而是借书、跑腿、传话什么的。
但,真的是太不靠谱了!
也就吴馁勉强能忍。
“你——算了……又不是第一次了。”叶旬了然,打算干脆破罐子破摔——要是吴馁不借给他的话,也没谁会借给他了。
周围的同学都是“一次性用品”,借一次可以,多了容易得罪人,这一点还是叶旬从他那被烦的不得了,现在关系僵硬的同桌刘木菁身上得出的教训。
嗯,还有一个,但那人儿来太晚。
那也就不急了。
老麻烦人家本就不好,他不想太得寸进尺——尤其是在吴馁面前。
吴馁翻腾翻腾着,一遍翻完了,结果发现好像自己卷子也没了。
“我靠啊,我记得我带了啊,怎么没了?!叶找找你有毒啊!”吴馁着急了。
“嗯?咋了?”叶旬一抬眼,他倒不急了。
吴馁爪子加紧了刨腾,一遍又一遍。
“完了完了全完了,我卷子也丢了!”吴馁哭丧着脸,把乱唧唧的书包整个倒过来,里边那点糟烂玩意撒了一桌子。他就在那堆东西里刨腾,挺像一只饿疯了去垃圾堆里刨食的狗。不行,这比喻太丑,好歹吴馁也是浓眉大眼的帅小伙一个,就是黑了点。
“你这书包委实乱的不轻呐。”叶旬大发风凉道。“找不着,该!”
“去去去,还说我呢,赶紧滚边,送瘟神了”吴馁头也不抬,回击道。
说来也怪,叶旬此人做事条理甚是分明,十分靠谱,人家理科贼好。压根不像那种一天天晕头转向的人,可偏偏丢东西比谁都勤,跟撞邪似的。
叶旬呵呵,我倒霉的地方可不只在丢东西上。
叶旬也过来帮忙,他把每一本书都展开翻一遍。久找无果,就在吴馁绝望之际,叶旬终于在一本厚厚的教辅书里找到了夹在里面的皱巴巴的穷酸卷子。
展开一看,正是此卷无疑。
吴妥妥大出一口气,心情舒爽,大手一挥,道:“念在你给我诚心诚意地找着卷子的份上,我便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你可以拿着它滚了。”
叶找找瞅眼卷子,咧嘴一笑,拿手把卷子往吴馁脸前挥挥,道:“妥妥啊,上来第一题就错,眼瞟的不轻啊。”
吴馁丧着脸推他,笑骂道:“少给这儿犯贫,要滚赶紧滚。”
叶旬借坡下驴,麻利儿的笑着滚了。
“唉,到底还是借了,这玩意儿可别丢了啊!”吴馁寻思。
!!!靠!这可是叶找找!
吴妥妥一拍脑袋瓜子,冲门吼道:“叶找找,你要是复印完了结果又给找着了,你就把那卷子吃了!你要是又把我卷子给弄丢了,我就把你给吃了!”
魔音直灌叶旬的耳朵,他道:“行喽——妥妥儿的!”心下里好笑,吃吧,吃吧,吃干抹净我都愿意。
吴馁气结。
叶找找光速闪到校门口打印店,结果没有大纸,给打成了一打A4。
处处倒霉。
当叶旬捏着这打A4往回走时,在校门口与才到的余伞打了个照面,两人押着铃快响之前进了教室,叶旬长舒一口气,以为这事算完了——想必诸位看官也看出来了,这叶找找倒霉归倒霉,但都是一些小事上接二连三的不顺,大事上只是靠不了人品运气来成事,只能靠实力。要不叶旬他也活不到今天啊。
正在叶旬回到座位上敛和东西准备上课时,班长站在他桌子前,捅捅他道:“叶旬,赶紧交下家长一封信,你们组就差你一个了!我急着交呢!”
“欸欸欸,我找找啊”
班长就怕他说“找找”,眼尖地发现了一打A4纸,抽出来就走了。
“嗨!”叶旬尔康手。
“算啦,”他把凌乱的桌面一整,铃就响了,班长着急忙活的跑进了教室,上课了。
第三节课是数学。
“把昨天留的数学卷子拿出来!”课代表在咆哮。
在一片弯腰找卷子的人中,叶旬坐得坦荡荡,把一打A4只当扇子扇得飞快,格外反常的表现引人侧目。
异常,太异常了。
得瑟,太得瑟了。
得瑟得吴馁那白眼都快翻到天灵盖子上去了,不就是提前就找着卷子了嘛。
常言道:乐极生悲。
吴妥妥就想把这句常言赠给叶找找。
结果还真是一语成薤。
教他们班数学的魏仕——魏老师,挺清秀帅气的一男人,身材瘦高修长,穿着黑衬衫,留着刚到额前的刘海,眼睛略有近视,但不戴眼镜,常年笑眯眯。
就是吧,这人却是白皮包黑水,坏得很。
魏仕走进教室,把手上的卷子教案往讲桌上一放,挥挥手让课代表回去。课代表瞥见那一摞卷子,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考试,还是作业啊?”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啊,那几个弯腰还找卷子的同学别找了,再找也没用,没写就是没写,再装就是奥斯卡影帝了。”魏仕开口笑道,同学们也笑。
“老师,我是真写了啊”,也有人辩解。
他四周张望了一下,“行了,除了没带卷子的,别的同学都坐下吧。”
齐唰唰的人就矮下去了,挪桌子凳子的声音响成一片,独留几名大将傲立其间。
“哟,今天没有叶找找同学啊!”魏仕讶异,同学们纷纷回头,一看还真没有,一阵纳罕。
叶旬一听此话,老大不愿意,道:“老师,老天爷也是有一天会开开眼的昂。”话未落,他往手里的A4纸上一看,大事不妙!
叶旬内心卧槽——“他手里的是他好不容易从妖风里保下的那个家长一封信!交错了!靠靠靠……”
传说中的叶找找,传说中的倒霉无极限。
叶旬无奈啊,歪着身子慢悠悠的站起来,一脸苦大仇深,他道:“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以为刚才我有卷子,本来我中午的时候都复印好了,结果被交错了,交到家长一封信那儿去了。”
魏仕也无奈啊,“行行行,你有理。”他知道叶旬肯定写了,保质保量,但真耐不住叶找找这个劲儿啊“赶紧找去!快去快回。”
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谢谢老师!”
叶旬无奈地一拍桌子,往外走去,“唉——”一声长叹。
教室里笑声一片,吴馁笑得格外夸张,嘴角都豁到耳朵上了!余伞补刀:“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心急……”
这俩混蛋!!!




注:叶旬一组四人,他坐第二个,左手边是“同座”,右手边是“邻座”。
BY张臣

书单子推荐!【有玄幻言情耽美,我就不信你都看过,好多小众冷坑】

一本正经地来推荐一些书吧!六年老司机带你飞~排名不分先后,只说说我喜欢的。【不包括斗罗,龙族,哑舍,盗笔,全职,魔道这种大家都知道的】

《李姐的混蛋超能力世界》[玄幻]
一本剧情真心扯淡,但就是能让你莫名感动的,鬼一样的玄幻书。
你以为超能力就是上天入地,喷火放水吗?告诉你啊,里面的超能力特别混蛋!什么特别爱跳楼,特别会讲冷笑话,特别能打叫华雄的人,随便改人名,金链子变冲锋枪……
祝你看完之后,还活在这个非玄幻的世界。

《我当上帝的那些事儿》《上帝们的那些事》《神不在的世界》[玄幻]
看名字就有一股浓浓的装B之气吧!确实,全程作者装B,一开始我都差点儿读不下去,后面剧情还大暴走。。。
但知识量还是有的,你可以体会一把科学创世过程,以及生命的力量。PS里面那个白龙人与蓝色之月真的把我感动到了。

《默读》[耽美][刑侦]
P大的文都是良心之作啊!本本不一样,文风大气。这本是刑侦类,以B城为原型,多件以名著为题的重案。不吓人,不烧脑,只是无比的真实。堪称精致的剧情构造,真实到你明明知道那是虚构的,还会去思考是不是我们世界的角落处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严格的来说,这是剧情向,但感情线也非常好!费渡(受君)的心理路程也棒!最后表白我家骆闻舟还有他的猫——锅总。

《艳骨》[古风•江湖][耽美]
这是名器文的顶峰吧。轻松的江湖风,有多组CP,说是名器文,但并没有非常露骨的肉,香艳香艳~
PS不知道什么是“名器”的,自行去百度,百度回来后别找我负责。『顶锅跑Σ(っ °Д °;)っ』

《一世为臣》[耽美][历史]
哇!(提起书名都会不行了)这是一个作者的封笔文,架空历史,主角是和珅。题材非常具有挑战性呢~作者大大下了大功夫,把和珅一生经历与耽美衔接得非常微妙,算是和大人的洗白文。私心以为这是耽美里历史架空的顶峰呢。

《入戏》[现代][耽美]
这名字被使烂了,作者是童子。
阴阳线,拍摄是一个故事,剧本又是一个故事。

《爱上另一个攻》[现代][耽美]
与上文同题材。PS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晚安巴黎》
非常暖心。文中文也叫晚安巴黎。
我至今难忘那一句“晚安,巴黎。晚安,邹子裴。”

《浮生六记》《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要看的话,请遵守腐女守则。一句话:对这个作者与他的文字尽量尊重些吧。
……

……

……懒死了,不写推荐了。良心保证书单质量。(下面的有玄幻有言情有耽美,拿不准可以评论区问我)

……

……
《异世神级鉴赏大师》《雀神》《天神右翼》《剪刀上的蘑菇》《走过地狱》《净水红莲\百折而后弯的小黄》《凤囚凰》《就是皇后》《沉香如屑》《江湖遍地卖装备》《遮天》《求魔》《天醒之路》《庆余年》《将夜》《挽澜记》《无根攻略》《不疯魔不成活》《人生只若如初见,我与他的十二年》《入狱》《留学》《父》《读者与主角绝壁是真爱》《角色扮演》《灰塔笔记》《法医秦明》《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来自新世界》《风城三日》《唐家小猫》《一支烟》《长相思》《曾许诺》《燃》《烧着》《秋霁》《打脸狂魔》《兰因璧月》《天启悠闲生活》《无限恐怖》《古典音乐之王》《天鹅奏鸣曲》《桃花债》《杀破狼》《在那遥远的小黑屋》

除了这些书,我还看过数不胜数的狗血天雷,这些都是经我过滤后可以入眼的。有些文的作者本身就很好,像《默读》作者P大,《晚安,巴黎》作者堇色ivy,《桃花债》作者大风刮过……大家可以顺着线一路看下去。

有的时候看作者早期的文,感受作者的成长也会非常有意思。我就因为这个奇葩爱好而发现了一个单刷晋江三年小透明,不断成长而后出名的人。肃然起敬

还有一些我觉得与此书单画风不符的书,我就没往上放,有时间再说吧。

我个人看书没人带,都是自己发掘。从玄幻到言情,从言情到耽美,都是因为前一个圈子慢慢腐朽而转的型。(唉😔——来自老人的慨叹。)

毒蛊•部分台词

伤口不就两个结局,要么溃烂化脓,脓汁渗进魂儿里;要么流血结痂,心上多道疤癞呗。
——天下溪《毒蛊》

正所谓,男负女命,方能尽态极妍;女负男命,方能气盖群雄。而那最最顶尖的人儿,哪个不是雌雄同体呢。
——李千山《毒蛊》

恩恩怨怨一辈子的事,几句话就能交代。
——天下溪《毒蛊》

我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人心,但我也不介意用最包容的眼光看待人间——所以这个世界还算不赖的,不是吗?
——李千山《毒蛊》

嗯~嗯。边去儿,你手热。
——天下溪《毒蛊》

你得晓得,堕落也是一种可以干吃的温暖
——天下溪《毒蛊》

我得给你打一辈子的长工啊,小溪。
——秦轩逸《毒蛊》

因为,知汝深情不易。
——秦文《毒蛊》

溪娘儿可是个十足的亮姑娘啊!
——苏晓生《毒蛊》

一群窣窣谷的灰耗子,真以为冒了点紫气,就有了鸿蒙大运了?
——苏晓生《毒蛊》
PS
•李千山是个妓院老板
•苏晓生是个臭算命的
•秦文是男主秦轩逸精分后剩下的一魂一魄
•“亮姑娘‘’是我编出来的女主故乡俗语,指明媚阳光的女子,与“水姑娘”相对。(“水姑娘”指柔弱动人的女子,还有一个“憨妞儿”指娇憨可爱的女子)
•本文世界观私设巨多,多到地方风俗、特产、口语,历史经典,文化古籍,修炼体系等等应有尽有。但都是我一个人编出来的,不可考据!
•你看见的不是所有的,也不是每个人物最经典的,只是我目前想到的,保不齐哪天我就换了。
•请素读。

毒蛊•文案

这是一个偏僻小城里的医女最终成为一代毒蛊的故事。
这是一个被抓上战场的壮丁精分成一个皇子一个冷鬼的故事。
这是两个上古遗民在末法时代苦苦挣扎的故事。
这是上古四个家族拼夺倾压后残留的故事。
这最终是一个残废与一个死人结成夫妻,行医走天涯的故事。
这里有明媚山河,有江湖纷争,有高堂庙宇,有万家灯火。
这里有千秋万载的家族传承,这里有符文翻飞的法相道则,这里有神奇诡异的医毒之术,这里有深邃叵测的人心角逐。
这是一个不报仇的故事。
这个故事主角叫天下溪——一个医女。
红彩霓,墨黑氅
天医女,毒蛊肠
好吧,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爱别离』的故事。